U_U

一條🐟。

一个给 @庭芥_ 太太的本子repo!
(是这样的说法吧??)
哎呀封面真的好可爱可惜卧室灯光不好拍不出那种粉粉嫩嫩的感觉呜呜呜
太太应该算是我入红兴之初比较早关注的一位写手 卤菜那篇真的好好吃(各种意义上 毕竟菜谱也很美味)
之后的各种红兴粮也很美味 脑洞丰满可爱 而且文笔也不错嘿嘿嘿
不管是文风还是本人都很可爱的一位太太 希望您的生活一直美好~期末也要加油!

【红兴】噩梦

#红兴
#半rps

01.

张艺兴最近都睡不好觉。
明明公司舞台和活动三点一线连轴转真的很累,每天一进休息室就觉得身体快散架了,可他就是睡不沉。
张艺兴很多次试图点开微信戳进那个六人讨论组,却在把指头放在键盘上的那个时候又犹豫了起来。

哥哥们这么忙,再去打扰他们帮忙出主意好像不太好吧。

如是想着,他将烦恼化为了天边的云彩,然后只发了个晚上好出去。

02.

孙红雷最近又忙又闲。
忙在的确有很多人陆陆续续地找他合作,或是广告或是影视。
一如他微博上发的那条动态一样,出于礼节性思考,几十个剧本不得不一个个看过去,即使不是被强迫着看也好像被怼在房间里看一样了。
但是因为没有什么特别钟意的剧本,所以一个个回绝了那些制片方,以至于读完所有剧本之后他又意外地闲了。

闲暇时间孙红雷就会刷刷朋友圈看看微信,也算十分跟得上年轻人的队伍了——他一直自诩自己不老。
正想着些有的没的,孙红雷的手机就忽然振动了一下,随之而来的就是张艺兴在六人组里发的一句晚上好。

不常用标点的小孩儿今天破天荒地带上了一个圆溜溜的句号,孙红雷隐隐地觉得这事儿有蹊跷。利落在群里回了句艺兴晚好之后,立马点开了置顶会话的窗口。

“怎么了艺兴?”

03.

孙红雷突如其来的一条消息惊到了张艺兴,差点没把抱在怀里的手机吓掉了。
他以往总是“引以为傲”的反射弧似乎在这时候十分凑巧地失了灵,脑子里不断回旋的就是那句“怎么了艺兴”和“红雷哥为什么会知道我有事”。

到最后,张艺兴支支吾吾打字写写删删,才犹豫着点击了发送。

“红雷哥 其实也没什么 就是 我最近觉睡不大好...刚才睡午觉的时候 又做噩梦了。”

04.

孙红雷等待张艺兴的回复等得十分焦急,然而此时此刻他养的那只柴犬却正在不断地拱着他的裤腿企图撒娇讨好主人带它出去散步。

“哎呀小渤儿你咋这么不懂事儿呢快别弄了。”

孙红雷挥挥手驱赶了将它打发走到一边儿的狗沙发里窝着,也适时地收到了消息。他的目光快速扫过黑体文字之后便稍皱了眉头,两指翻飞连忙打下回复,由于过分担心一发就是一连串儿的消息。

“睡不好?”
“太累了不安神呐?”
“做什么噩梦了给哥说说。”

05.

消息发出去后张艺兴才有些懊悔——虽然他总是将全部的信任与孩子气压在他红雷哥身上,但就这样贸贸然地把烦恼溜儿了出去是不是也会让他哥徒增担心呢。要知道有些事情光靠文字是不足以表达的,很多事情没有对方切实地在身边陪伴着根本做不到。

例如他想要被孙红雷摸摸脑袋以作为专辑销售如此努力的奖励。
例如他想念了孙红雷厚实温暖的怀抱。
例如他想跟他哥窝在一块儿看看自己新拍的MV和SHOW上的初次live......

想着想着张艺兴又要把思绪拉远了,还是那连着许多条消息的不断振动才将他拉回了现实。
关怀的语句仿若一股暖流涌进张艺兴的心底,致使他将午间的噩梦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出去。

“我梦见在录极限挑战的时候了。”
“但是那个地方和我们去过的都不一样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也记得迷迷糊糊 我只记得我们所有人都走散了 然后很多...奇奇怪怪的场景像 鬼片一样但是很真实 不像假的一样。”
“ 那些东西让我浑身上下冒冷汗 可直到最后都没办法摆脱。”
“一次一次地循环往复 又只能愣在原地含着恐惧接受。”

06.

孙红雷定定地看着,看着张艺兴给他发来一小段一小段的文字,复刻着中午那个令他害怕的梦境。

他原以为他跟张艺兴的距离十分亲近,即使中韩两地隔得有些远,依赖着微信和Face Time也能够完美无缺地交流。

但是他现在觉得不够了。

在他的艺兴被梦境折磨发汗的时候,孙红雷没有办法将他真真切切地搂在怀里带去作为一个长者的抚慰,更没有办法替他一同分担那份未知的恐惧。

隔着屏幕,他只能通过单一乏味的黑体字表达自己的担心和忧虑。他觉得他作为张艺兴一向最为信任和珍惜的对象,没有在他最害怕的时候替他挡住一切,作为一个男人来说是失职的。

“艺兴,你为什么没有梦到我呢。”

【红兴(红欢?)】糖尿病

欢欢真真儿把我甜的不要不要的,姨母心爆炸。
你们猜猜小欢欢会不会被大哥折腾回家?

---

那时候孙红雷正在人流不多的街上瞎晃悠。老大不小一男人拿着手机还打算自拍呢,忽地被一阵小小的力道拉住了前行的脚步,刚想回头说谁啊的时候,软软糯糯的汽水音晃晃悠悠地直直戳进了孙红雷的心坎儿里。

“哥哥哥哥,买个橘子吧——”

他低头一看,发现小孩儿伸着肉嘟嘟的小手正拽着自己的衣角,一双圆溜溜黑漆漆的眼睛正发亮似地看着自己,腮帮子因着脸蛋儿圆也鼓鼓的,小嘴巴里冒出来的话好像裹着糖浆一样甜甜蜜蜜。

我靠。

这是孙红雷条件反射一般从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词。

几十年老来也仍未得子,偏偏对小孩子有着极度的宠爱的孙红雷大哥,站在大街上面对一个陌生从未见过的小孩子,萌生了一个知法犯法的欲望。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呀?”

小孩儿柔软好听的声音再一次于耳畔响起,将脑内构思着如何拐带小孩才算不触犯法律的孙红雷一把拉回了现实。他蹲下身伸手捏了捏那个肉嘟嘟的脸蛋,又笑着揉了揉人细软的发丝,却始终只傻乐呵一样笑着没说话。

欢欢懵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不买他的橘子也不说话,倒是脸蛋给人掐了一把,还被摸了脑袋。他心里稍微有些不高兴:妈妈说男孩子老被揉脑袋会长不高的!

扁扁嘴巴想了想,欢欢还是低下头来在手肘处挎着的竹篮子里摸摸索索挑出了一个橘子来,两手十指并用地剥开然后拿出一瓣儿,塞到了孙红雷的嘴里。

“哥哥,我的橘子可甜啦。”

嘴巴一抿橘子瓣儿便落进了嘴里,汁水经由齿贝咬合在孙红雷的唇舌间四溅开来,密布在味蕾上带来酸酸甜甜的味道。欢欢看他吃了橘子一下子笑了出来,黑亮的大眼睛满溢出了天真的笑意,莹白的牙齿从嫩红的唇瓣里露了出来,两颊的酒窝也现了形。

欢欢的酒窝没有酒,大哥却醉得像条狗。

“小朋友,你这一筐橘子多少钱?你叫什么名字啊?”

过了四十多年的健康人生,孙红雷觉得自己是时候得糖尿病了。

红兴今晚简直甜到忧伤...好久没吃狗粮吃这么坦荡荡了/////
一口礼成的糖我能吃十年!!!!
啊啊啊啊啊我爱节目组

【红兴】张医生,给我看个病呗

居然...又是不务正业的一天我有罪。旧的脑洞填不完新的脑洞已经排上了队啊啊啊啊!
来自脑洞的医♂患关系小段子。
因为设定架空了所以不要上升真人啦。
希望各位能喜欢,食用愉快♡
---

张艺兴是一家私立医院的小医生,每天也没什么绝症大病需要他治,也就是感冒咳嗽这种找他比较多——毕竟这才刚大学毕业,他自己也是对领导比较拘谨的类型,就不多要求踏踏实实地做他的小医生。

但是这一切都在一个叫做孙红雷的人来问过诊之后被打破了——那是他的现任男友,比他大十好几岁,性格却像个孩子,爱好耍赖皮。自从上次他来挂号找张艺兴,艺兴一高兴撒娇似地亲了他一口之后,他就长期处于耍赖皮状态了。好在艺兴病人也不多,有的时间陪他玩医患游戏。

“艺兴啊...我好像又病了。”

孙红雷学病人学的有模有样,一副霜打的茄子似的样子靠在椅背上闷着声儿给在对着电脑开小差的张艺兴搭话。

“哥哥你又怎么病了?”

“唉,要艺兴亲亲才能好。”

张艺兴给孙红雷这话吓得愣是手里鼠标一抖,点进了错误页面之后又关掉,心里暗暗下了决定说以后坚决不给他哥半夜上网。

“哎呦喂...红雷哥,您这都是跟谁学的?我就上次不小心在医院亲了你一回,怎么还天天都来了呢...”

颜王则是一脸不以为然,大有“张医生不给看病雷雷就不回去”的架势。

“张医生,我真病了,您给开个药吧。”

要知道在私底下都是张艺兴给孙红雷撒娇的,很少被角色倒置的张艺兴此时此刻有些哭笑不得。只得停了手里的动作从抽屉里拿出一沓处方单撕下其中一张,唰唰写下几行字最后像模像样的敲了个章签上Lay,两指夹着单子递给了孙红雷。

“一天三次,直接服用。药问我来拿...红雷哥,这样可以吗?”

孙红雷接过单子一看,上头赫然写着“张艺兴的脸颊亲吻”。

“谢谢张医生,我会每天三次来复诊的。”

【红兴】我的线上p友居然还是个大学生?(上)

想来想去还是先发一半,没想好到底写不写肉...如果写的话下一部分就该很快进入正题了...
另外我怎么在标签里看不见我,我有点害怕。
架空,艺兴学生设定,红雷是社会人了,但还没想好什么职业,各位有推荐的吗?
至于匿名呢,是因为我实在想不到这两个人在网上会用什么名字...
以下正文
---
张艺兴是个网瘾少年,这是他们一整个大学宿舍全寝都知道的公开秘密。而且他不是随便搞个游戏就玩玩的那种网瘾少年,而是认定了一款就疯狂氪金全身心投入,以最猛的劲头冲到满级然后把所有势力榜排名前三都揽进自己怀里的那种,无可救药的网瘾少年。

张艺兴还是个爱在网上约的小少年,这个秘密却只有同寝大他一级的学长罗志祥知道。不过这个约倒也不是真的去开房的那种约,也就是在网上——说的通俗一点,叫文/爱。一开始罗志祥还会跟张艺兴开玩笑说“哎呦没想到你是这种羊”,不过三两回偷偷摸摸地上了张艺兴电脑的罗志祥发现——张艺兴每次约都是跟同一个人。两个人玩的方式还很高级,都是匿名的。

可能是匿名的关系,导致张艺兴还意外地放得开,再加上张艺兴本就是那种文艺少年,除了音乐方面就是文科偏好,在字里行间塑造出道形象就是那种又勾人又长相清纯的男人——至于为什么是男人,那是因为在那个匿名系统里,张艺兴谎称自己已经二十岁出头了。不过这些小秘密都是这猪和这羊两个人独享的,连对面的人都不知道——张艺兴明明就是还有几个月才满十九的大男孩。

秘密归秘密,这两个人嘴还是很严的,日子还是照常过,游戏还是照常打——直到那天张艺兴一不小心啪地打碎了他的水瓶。

“小猪哥!!完蛋了!!”

随着玻璃水瓶砸在地上碰碎的声音,张艺兴急得一口塑普都蹦出来的焦急也同时造成了罗志祥的手一抖放错技能——一口奶本来要甩给队友,结果一不小心放了个魔攻过去。

[队伍]:小猪...你臭不要脸...

罗志祥被这么一吓当然知道游戏不能再打了,刷刷几下发了句“江湖再见!”之后干脆关了窗口合上电脑。

“艺兴?艺兴怎么了?”

“红、红雷哥说要找我...见一面...”

张艺兴似乎还没从震惊里反应过来,说话还有点儿结巴。罗志祥却并不觉得有太大问题,伸手拿了块儿艺兴搁在桌上的小熊饼干投进嘴里顺手又给了艺兴一个。

“那又怎么样啦,你们关系都这样了,见一面又没关系。文字就算了,真见面他还能把你怎样啊?”

“其实,我一顺口就已经答应了...”

“那你说什么完蛋啊?”

“当然是年龄啊!”

“怕什么,哥教你装成熟。”

在罗志祥带着张艺兴的一周训练之后,猪羊的装熟秘籍终于得以实践。说实话在装扮上张艺兴真的没有可以强化的点,他自己长得就比较嫩,又白又嫩,穿着还偏向学生范。但他穿什么都好看,天生衣架子也就没那么多要求了。

“气质,是由内而外发散的嘛。”

张艺兴脑子里不断回放着罗志祥的这句话,攥紧又放下一路过来已经被捏皱了的可怜衣角,抬腿走进了他和他哥约好的那家咖啡厅。拿着手机边找方位边和孙红雷聊着天,张艺兴七拐八拐总算是找到了他哥的位置。稍显拘谨地点了点头傻笑了一会然后坐下,粗略地打了招呼之后他发现其实孙红雷这人没看起来那么...正经?或者说严肃?张艺兴也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总之就是聊起来之后发现还挺投机的,跟网上一样,没什么隔阂。

【红兴】可爱多

和基友聊天的时候想到的小段子23333
感觉已经不务正业好多天了...
迟到好久的可爱多,外卖小哥表示心好累还好红雷哥做了演员不然祸害各行各业(没有
---
孙红雷知道张艺兴代言可爱多有一阵儿了,可是一直都没来得及买来吃。主要是最近赶上阴天,一天天儿的老下雨,出不了门。

这无疑导致了颜王心情超不爽,正想划开外卖软件订几个吃的,这才灵光一现在买家留言/要求下唰唰打了几行字过去。

「麻烦送过来的时候给我带个草莓味儿的可爱多,要张艺兴代言的。那个女的不要,那女的谁啊?千万别买错了啊,买错了我跟迅子一样一毛钱都不给你。」

卖家看见这留言顿感一阵阵无奈,还依稀觉得这种霸道口气和末尾的孙先生看着很熟悉但又不敢去猜。孙红雷则觉得自己机智爆了,边握着手机看看“订单成功卖家已经开始处理”的字样边嘀咕着“我这智商我这颜值”。

【民国AU】第三十八年夏至(军官红x戏子兴)(迷你番外)

其实本来想写正文的,写了这么些又觉得好像跟正文没多大关系...假装是个番外吧。好像也没什么中心,就那个设定,写着玩玩...
---

孙红雷对张艺兴越好,张艺兴也忍不住还他更多。都说一回生二回熟,那像他俩这样的估计也该熟透了。恍惚间张艺兴有种感觉,觉得好像喜欢上一个男人也不错的。这样一觉得,便是好久好久,久到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这种感觉。

张艺兴觉得,孙红雷这个人有时候还挺幼稚的。用那个黄副官的话来说,就是只有三岁。如果是被上头的人训了,或者是哪边归他管的军队犯了什么事儿叫他头疼,他就会一个人跑去戏园子找张艺兴。通常都是喝得半醉不醉的,走到门口都还假装严肃吓走门口的几个小学徒,可一进屋子就开始死不正经,跟孩子似的抱着张艺兴不想撒手。一副饱经沧桑的语气就抱着怀里的张艺兴,张艺兴也拿他没办法,只好任由他抱着。然后在适合的时候安慰他几句,最后两个人一块心情变好,互相开始开玩笑,再往后孙红雷就开始低下头在张艺兴颈间厮磨,悱恻缠绵。

这种情况下,完事后张艺兴总会不再叫他红雷哥或是哥哥,反会笑着叫他一句孙三岁。然后孙红雷佯装生气骂一句小羊精,再回去质问黄磊是不是他教坏了他的宝贝艺兴。

张艺兴还觉得,孙红雷这人有时候也很成熟。就比如等着张艺兴不唱戏孙红雷有酒局要带伴儿去的时候,张艺兴就会和他一起去。两个人穿的西装,孙红雷一套黑的张艺兴一套白的,都是孙红雷一个人准备的,他说这样两个人看起来最相配,而张艺兴则觉得一黑一白跟黑白双煞似的,听起来厉害的很。两个男人都有自己觉得满意的点儿,也就没人抗拒。

孙红雷穿着西装的时候比穿军装的时候看起来更正经一点儿,少了战场上的那股子蛮劲儿,见到那些人都更礼貌了点儿。张艺兴很顺从地挽着他的手臂随他走过一个个社会上层名流,听着孙红雷给他介绍,末了还会说一句“这是我们家艺兴,唱戏一级棒,有空来戏园子看看,捧个场”,不知怎地,张艺兴听到这话心里总会有些小得意,然后露出一对小酒窝来,笑得煞是好看。

孙红雷很宝贝他的艺兴,是真的当做宝贝一样的宝贝。什么都宠着,什么都惯着。要是老板骂了艺兴,那老板要被孙红雷骂上好久好久,直到张艺兴原本那有些委委屈屈的脸开始放声大笑了,孙红雷也憋不住笑,跟着一块儿笑起来,老板就得救了。

这期极挑,前半段一直我都在笑,不管多大他们都跟孩子似的跟对方不停闹,可劲儿玩。
可是到暮年的时候我就一点都...啊,开始特别感动。即使他们老了都还互相在一起,还是好兄弟,这样多好。
再说说我的红兴。边跟人聊边看的,我们说。
“你看着我长大,我却只能看着你变老。”
虐死了...太叫人难过了。头一回觉得年龄差这么虐...难过啊。
想想艺兴要看着他哥慢慢变老我就难过...虽然也挺温馨的,可就是难过,人总挡不过变老,离开...这样循环,难受的要命。

【红兴衍生】【陆蔡】做蔡(一锅肉,慎入)

迫不得已还是用了我家多年不用的电脑...为了超链接啊,唉。

炖肉真的,憋死自己害死别人...同学们轻易不要开脑洞!开了记得一定要及时写完,不然像我这种复习课偷偷摸摸写小x文的人期末是不会考得好的...【你走

卤菜炖肉真的好美味,不过做起来也很难...时时刻刻思考着会不会ooc啥的,虽然最后好像还是那啥啥了。关于话太少的问题...我只是个人觉得(哔——)的时候太多话,一有凑字数的嫌疑,二就是我秉承少说多做23333

链接已修复~不用麻烦酒友们私信啦!

好啦好啦,不多啰嗦了。以下正文 ,祝酒友们食用愉快~喝酒要喝江小白,配菜记得三松鼠~(我这算不算打广告啊囧...)

---

“师父我想学做菜...”

 

这是陆远今天听到他的蔡明骏同学第一百零八次扒着门边喊出这句话了,回头一望隔着门口的磨砂玻璃都能感觉到满带乡音的幽怨气息。

 

实在被磨的没脾气,陆远一扔手里头的筷子跟老太太说了声起身往门外头走去,拧开门把开了条小缝。早就料到小蔡要趁机把身子挤进来,陆远开了个缝儿的同时还把半个手臂伸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阻止了小蔡的不良企图。

 

“主厨我...”

 

“哎哎哎,打住打住。我现在不是主厨了,没法儿教你,回去吧。”

 

“师父...您答应过我的男子汉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

 

听了陆远越发坚决的回应蔡明骏更是越发委屈了,这师父的心情怎么跟天气似的说变就变呢,太不厚道了。这么一想,声音里的幽怨就又多了几分,强行扭着身子探进一个脑袋和半个肩膀进了彭海家门。说来陆远的嗓门儿确实本来就不小,加上佳禾耳朵也好,这来去没几下就知道肯定是小蔡又来了,奶奶一时好奇,佳禾包着饺子就把事情和盘托出了,老太太一听是小蔡,这乐呵劲儿也就上来了。

 

“大海呀...外边儿谁在呢?是不是小蔡?”

 

本来扒在门边的小蔡一听到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心里头的小狐狸细胞就立刻全数窜上脑门儿,一个使劲就把看见老太太过来还在开小差的陆远给推开了。进了房以后小蔡就一个劲儿地笑,笑得那酒窝都出来了,把老太太也一块儿逗乐的,笑起来都合不拢嘴。瞧见老太太乐了,上线的小狐狸也就赶紧给奶奶捏捏肩揉揉腿的,一套讨好的功夫可一点儿都不差。

 

“奶奶奶奶,我是小蔡啊。真不好意思又来打扰您...那、师父上次说教我做菜呢,可老是说话不算话,您劝劝他呗。”

 

老太太一听这话耳根子就软了,加上小蔡这孩子本就可爱乖巧讨人喜欢,于是搬出了家长的姿态指指点点地教训起了陆远。

 

“大海啊大海,你怎么成天就知道欺负人家小蔡呢?是不是看人家老实,啊?你呀你,去了美国还是学坏了...”

 

陆远一听这就无奈了。老太太啊,远远巨冤。您怎么不帮您“亲儿子”呢?

 

无奈归无奈,委屈归委屈,陆远还是很听老太太的话的。拍拍手把老太太跟佳禾支出去买菜购物散散心,陆远准备开始还击小狐狸的计策。而可爱的蔡明骏同学则还完全不自知——心情大好的他此刻正乐呵地系上围裙摆弄着彭海家厨房的瓶瓶罐罐,哼着小曲儿不时还高兴地扭扭腰动动屁股,和毫无防备的兔子比起来就差身后一团兔子尾巴脑袋上一对白耳朵了。

 

瞧见厨房里的小家伙儿已经开始准备做什么菜,陆远则是策划好了一切悄摸地走到小蔡身后。

 

“小蔡啊...”

 

“哎师父你来啦!我这刚开锅呢,家里不方便做西餐,我就想问问您那个宫保鸡丁怎么做?”

 

小蔡这么一问正巧是中了陆远的下怀,一句话往陷阱中央踩,掉进去如同陆远现在的姿势一样把小蔡圈得牢牢的。小蔡呆愣愣的,一时没反应过来陆远这是打算做什么,勉勉强强回头看了他一眼,一个目光里写满了疑惑。


http://www.jianshu.com/p/35e8d480394a

--
后记小剧场:
陆远始终对于彭佳禾跟老太太出去逛个菜市场居然要逛这么久感到非常不解,挑了个时机便拽着彭佳禾私底下出来问了。后者听到这个问题先是一记鄙夷的白眼丢了过去,而后开口慢条斯理地解释。

“我跟我奶奶早就打算回来了,只是我在门口就听见某某跟某某激情四射,知道奶奶耳朵不好使,先趁机借口说还有菜想吃,拽着她又去了一遭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