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勇炮】从北京到香港

标题嘛……一如既往地继承我的乱起名风格。
从初遇开始,写一写我想的他们之间可能发生的有趣的小故事。
单数段落长,双数段落短。
时间轴不同。
——————


01.
薛可勇和张晓波是在北京认识的。

薛可勇跑业务拉单子,找人找到胡同里,骑着自行车歪七扭八瞎拐弯,迷路。

张晓波大早上出来喂鸟儿,镊子夹了鸟食儿逗着门口那八哥教它讲话,乐呵。

薛可勇这是第三次路过这喂鸟的小伙子跟前了,左拐右拐都出不去,终于忍不住了,一口普通话有点夹生:

“你知不知道介……咳,这个地方怎么出去的?”

张晓波目击这个外乡人第三次经过自己面前了,头一回就等他问路,现在终于听见他开口,有点儿忍不住笑:

“哎,你哪儿人啊?”

薛可勇看见张晓波笑,以为他在笑自己不认路,或者笑自己的港普,总之一个气,脚一蹬又踩着自行车走了。

当然,没过十分钟,薛可勇依旧吭哧吭哧迷了回来。


02.
后来张晓波知道薛可勇是港仔,薛可勇也套到了出胡同的路。

具体方式不计。


03.
第二次见是薛可勇在北京捞到了大单,请当时一组的哥们儿喝酒,约的地儿恰好就在聚义厅。

薛可勇打一开始挺嫌弃这地方的,因为它装潢不像港城那儿的夜酒吧,巨乳翘臀蹦迪的美女也少。

哥们儿解释,说这地方特有北京味,到个新的地方总得找点特色。

薛可勇喝大了,说,乜特色嘢?靓女老板都冇啊!

当时张晓波离他们那桌没多远,当晚薛可勇的单车外胎就漏气儿了。

隔了没几天,张晓波出门遛弯儿偶遇薛可勇。

张晓波记着他的脸,两手插兜一咧笑,明知故问:

“嘿,挺巧啊。今儿怎么腿儿着来的?”

薛可勇天天跑业务,见过的人脸太多,一个个记不大过来,靠着张晓波那件深绿色的大衣才隐隐约约想起来。他想了想琢磨那话里的意思,猜了个七七八八后很诚实地说:

“能骑单车也不会不骑啊,车胎扎破了。”

张晓波揣在兜里的手攥成拳头,指甲扎到肉了才忍住笑。


04.
后来薛可勇跟张晓波翻了旧帐才知道,那是他炮儿亲手扎漏气的。

真实原因不详。


05.
在北京出差的那段日子里,薛可勇爱上了张晓波……

的聚义厅附近那块地儿的烧烤摊。

薛可勇几乎是跑完单子后每日必去,连烧烤摊老板都认得他那张脸了。

有回薛可勇和同事去,两个人喝大了一个,结果一个发酒疯另一个也站不稳,互相搀着走吧,磕磕绊绊,钱包掉了。

薛可勇挺急的,里边几张钞票是没什么,主要是证件和夹层里放的旧照片——一个办起来麻烦,一个压根就没法儿再复刻了。

他一大早套了个运动衫一身便装就跑了出去,到地方才想起来摊子是夜市,这七八点上哪儿找人去。

结果张晓波又在了。

他看着薛可勇那一身他没见过的装扮觉着有点儿新奇,过会儿才隔着几米远喊了声哎,掏掏口袋,一把把那个黑色的皮夹抛了过去。

薛可勇只当是张晓波捡到的,说了声谢谢,末了才注意,他还不知道人叫什么名字。薛可勇翻了几下钱包,抬头就冲着转身要回去的张晓波大喊:

“薛可勇!”

张晓波两手依旧揣兜里,脚步一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侧着身子回头一咧笑,提高音量有些孩子气地回:

“张晓波!”

当天晚上烧烤摊老板娘给薛可勇端来烤茄子的时候顺口一说,说她昨天捡到了他掉在桌子旁边的钱包,由于早上来不了,又猜薛可勇要急着找,就把钱包给了聚义厅的小老板,嘱咐他早上如果有个人来,就把钱包给他。

薛可勇用嘴和牙撸下手中签子上的一串肉,嚼吧嚼吧说,小老板没看见,倒有个叫张晓波的养鸟的,是他给的。

老板娘咯咯笑了,说,那就是聚义厅的小老板呀!

薛可勇一愣,突然想到上次喝大了在聚义厅里说的话,和他破掉的自行车胎。


06.
后来薛可勇想起这事儿就跟张晓波提,说他当年活脱脱像个傻逼;张晓波呵呵甩给他一个笑,然后在心里腹诽。

现在也像。

评论(1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