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红兴】噩梦

#红兴
#半rps

01.

张艺兴最近都睡不好觉。
明明公司舞台和活动三点一线连轴转真的很累,每天一进休息室就觉得身体快散架了,可他就是睡不沉。
张艺兴很多次试图点开微信戳进那个六人讨论组,却在把指头放在键盘上的那个时候又犹豫了起来。

哥哥们这么忙,再去打扰他们帮忙出主意好像不太好吧。

如是想着,他将烦恼化为了天边的云彩,然后只发了个晚上好出去。

02.

孙红雷最近又忙又闲。
忙在的确有很多人陆陆续续地找他合作,或是广告或是影视。
一如他微博上发的那条动态一样,出于礼节性思考,几十个剧本不得不一个个看过去,即使不是被强迫着看也好像被怼在房间里看一样了。
但是因为没有什么特别钟意的剧本,所以一个个回绝了那些制片方,以至于读完所有剧本之后他又意外地闲了。

闲暇时间孙红雷就会刷刷朋友圈看看微信,也算十分跟得上年轻人的队伍了——他一直自诩自己不老。
正想着些有的没的,孙红雷的手机就忽然振动了一下,随之而来的就是张艺兴在六人组里发的一句晚上好。

不常用标点的小孩儿今天破天荒地带上了一个圆溜溜的句号,孙红雷隐隐地觉得这事儿有蹊跷。利落在群里回了句艺兴晚好之后,立马点开了置顶会话的窗口。

“怎么了艺兴?”

03.

孙红雷突如其来的一条消息惊到了张艺兴,差点没把抱在怀里的手机吓掉了。
他以往总是“引以为傲”的反射弧似乎在这时候十分凑巧地失了灵,脑子里不断回旋的就是那句“怎么了艺兴”和“红雷哥为什么会知道我有事”。

到最后,张艺兴支支吾吾打字写写删删,才犹豫着点击了发送。

“红雷哥 其实也没什么 就是 我最近觉睡不大好...刚才睡午觉的时候 又做噩梦了。”

04.

孙红雷等待张艺兴的回复等得十分焦急,然而此时此刻他养的那只柴犬却正在不断地拱着他的裤腿企图撒娇讨好主人带它出去散步。

“哎呀小渤儿你咋这么不懂事儿呢快别弄了。”

孙红雷挥挥手驱赶了将它打发走到一边儿的狗沙发里窝着,也适时地收到了消息。他的目光快速扫过黑体文字之后便稍皱了眉头,两指翻飞连忙打下回复,由于过分担心一发就是一连串儿的消息。

“睡不好?”
“太累了不安神呐?”
“做什么噩梦了给哥说说。”

05.

消息发出去后张艺兴才有些懊悔——虽然他总是将全部的信任与孩子气压在他红雷哥身上,但就这样贸贸然地把烦恼溜儿了出去是不是也会让他哥徒增担心呢。要知道有些事情光靠文字是不足以表达的,很多事情没有对方切实地在身边陪伴着根本做不到。

例如他想要被孙红雷摸摸脑袋以作为专辑销售如此努力的奖励。
例如他想念了孙红雷厚实温暖的怀抱。
例如他想跟他哥窝在一块儿看看自己新拍的MV和SHOW上的初次live......

想着想着张艺兴又要把思绪拉远了,还是那连着许多条消息的不断振动才将他拉回了现实。
关怀的语句仿若一股暖流涌进张艺兴的心底,致使他将午间的噩梦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出去。

“我梦见在录极限挑战的时候了。”
“但是那个地方和我们去过的都不一样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也记得迷迷糊糊 我只记得我们所有人都走散了 然后很多...奇奇怪怪的场景像 鬼片一样但是很真实 不像假的一样。”
“ 那些东西让我浑身上下冒冷汗 可直到最后都没办法摆脱。”
“一次一次地循环往复 又只能愣在原地含着恐惧接受。”

06.

孙红雷定定地看着,看着张艺兴给他发来一小段一小段的文字,复刻着中午那个令他害怕的梦境。

他原以为他跟张艺兴的距离十分亲近,即使中韩两地隔得有些远,依赖着微信和Face Time也能够完美无缺地交流。

但是他现在觉得不够了。

在他的艺兴被梦境折磨发汗的时候,孙红雷没有办法将他真真切切地搂在怀里带去作为一个长者的抚慰,更没有办法替他一同分担那份未知的恐惧。

隔着屏幕,他只能通过单一乏味的黑体字表达自己的担心和忧虑。他觉得他作为张艺兴一向最为信任和珍惜的对象,没有在他最害怕的时候替他挡住一切,作为一个男人来说是失职的。

“艺兴,你为什么没有梦到我呢。”

评论(1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