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红兴(红欢?)】糖尿病

欢欢真真儿把我甜的不要不要的,姨母心爆炸。
你们猜猜小欢欢会不会被大哥折腾回家?

---

那时候孙红雷正在人流不多的街上瞎晃悠。老大不小一男人拿着手机还打算自拍呢,忽地被一阵小小的力道拉住了前行的脚步,刚想回头说谁啊的时候,软软糯糯的汽水音晃晃悠悠地直直戳进了孙红雷的心坎儿里。

“哥哥哥哥,买个橘子吧——”

他低头一看,发现小孩儿伸着肉嘟嘟的小手正拽着自己的衣角,一双圆溜溜黑漆漆的眼睛正发亮似地看着自己,腮帮子因着脸蛋儿圆也鼓鼓的,小嘴巴里冒出来的话好像裹着糖浆一样甜甜蜜蜜。

我靠。

这是孙红雷条件反射一般从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词。

几十年老来也仍未得子,偏偏对小孩子有着极度的宠爱的孙红雷大哥,站在大街上面对一个陌生从未见过的小孩子,萌生了一个知法犯法的欲望。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呀?”

小孩儿柔软好听的声音再一次于耳畔响起,将脑内构思着如何拐带小孩才算不触犯法律的孙红雷一把拉回了现实。他蹲下身伸手捏了捏那个肉嘟嘟的脸蛋,又笑着揉了揉人细软的发丝,却始终只傻乐呵一样笑着没说话。

欢欢懵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不买他的橘子也不说话,倒是脸蛋给人掐了一把,还被摸了脑袋。他心里稍微有些不高兴:妈妈说男孩子老被揉脑袋会长不高的!

扁扁嘴巴想了想,欢欢还是低下头来在手肘处挎着的竹篮子里摸摸索索挑出了一个橘子来,两手十指并用地剥开然后拿出一瓣儿,塞到了孙红雷的嘴里。

“哥哥,我的橘子可甜啦。”

嘴巴一抿橘子瓣儿便落进了嘴里,汁水经由齿贝咬合在孙红雷的唇舌间四溅开来,密布在味蕾上带来酸酸甜甜的味道。欢欢看他吃了橘子一下子笑了出来,黑亮的大眼睛满溢出了天真的笑意,莹白的牙齿从嫩红的唇瓣里露了出来,两颊的酒窝也现了形。

欢欢的酒窝没有酒,大哥却醉得像条狗。

“小朋友,你这一筐橘子多少钱?你叫什么名字啊?”

过了四十多年的健康人生,孙红雷觉得自己是时候得糖尿病了。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