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副八】方圆几里

突然在微博刷到的一个脑洞,就着原剧那个情节改编一下写下来了。
又正巧跟基友聊天的时候提到方圆几里这首歌,摘取了几句歌词作为开头...比较朦胧的大意吧。
希望各位看官食用愉快。
以下正文。

---

我宁愿留在你方圆几里,我的心要不回就送你。
爱不爱都可以,我怎样都依你。
因为我爱你,和你没关系。

-

齐老八一直有个秘密,那就是他有个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他看得见别人的生命。

齐铁嘴也不知道这能力或者说怪病是从几岁开始被自己拥有的,反正从他记事起他就能看见别人脑袋上顶一串儿字。那字一开始他也不认得,也不知道是什么个意思,只知道是什么壹或者萬,或者千。他不敢深究那个东西,更不敢去问别人——他害怕,尤其怕别人将他当成什么怪物。

这能力直到后来齐铁嘴上了学堂才朦朦胧胧地明白了。他知道那个什么几萬几千或者再多的文字是数字,至于知道这数量是给人胸腔里那个咚咚跳着的脏器计数的,是在他爷爷寿命将尽的时候将他搂在怀里那时。那时候齐铁嘴的耳朵就贴在老人的左胸口,他听见咚咚的声音敲击着他的耳膜,温暖慈祥的感觉笼罩着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然后齐铁嘴又抬头看见了爷爷头顶仅仅剩余百位的数字,他有些不知所措——以前看见的时候都是很长很长一串,现在却只剩下几百。

在思考和反复推敲间小小的齐八爷忽地心底明了了:那串东西的确是用来计数的,不过不是正数,是倒数。

自此齐铁嘴觉得他算的命或许可以更加精准了,那时候的他还小小地自豪了一下,他果真是齐门八算名正言顺的后代。

可顺着时间推移过了十来年,他又觉得那不是什么好事。他永远可以看透别人的生死,却在数字归零的时候又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他又惜命得很。

每每跟着佛爷他们下斗总是会哎呦呦地吱哇乱叫提醒他们当心,在看见那一行人头顶悬着的数字没有迅速倒计的时候又放下心来,而后嘿嘿笑笑露出小虎牙和两颊深陷的酒窝,卖个乖炫耀炫耀自己算得准,接着又跟上行进的队伍。

-

除了那个神奇的能力之外,齐铁嘴还有一个不大的秘密。

他偷偷喜欢佛爷身边儿那个唇红齿白的小副官儿很久了。

齐铁嘴确信副官也喜欢他。原本只是摇摇摆摆地并不确定,由此与他接触的时候也小心翼翼,敢悄咪咪地撩却又不敢明了了心意;可到了白乔寨的时候过了那几个晚上,齐铁嘴终于确定了。

在陨铜幻境里的时候他真的觉得再见到真的副官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他激动得在张日山的脸上掐了好几把,还大力地抱紧了他猛地拍了几下人的背部,甚至动手动脚地拍了好几下又不确定地再摸了两把,搞得张副官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亲密摸不着头脑连呛了好几口匆忙把齐铁嘴直接推开。齐八给他一把推开了没站稳向后踉跄几步,顺势一仰头打算与他拌嘴,笑意却在看见那串数字的时候凝固了。

没有时间去细算那上面所表达的数字究竟能换算成多久,但齐铁嘴确切地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只剩下没多久了。如果假设张日山的心跳在一分钟八十下左右,那即使上面写的数十万是个庞大的数字也经不起这样推敲下去。

更何况是张副官那个呆瓜每次看见自己或者是两人间有了什么亲密的举动之后都会心跳加速。

齐铁嘴觉得他在无端地消耗张日山的生命。

他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张日山的生命只剩下这么零星几点,反复摆卦求算也只看得见模模糊糊的卦象。既然求卦无果他只能去翻看医书寻找延长人寿命的法子,正巧也要研究那个莫名其妙的陨铜幻境,这几天便连夜不休地一头扎进了书堆里。

张日山简直感到莫名其妙,被齐铁嘴冷淡放置了好几天不说,对于等到自己想要凑过去的时候更是被嫌弃的不行的事情更是委屈得脸都垮了。

张日山憋着一肚子的委屈不好说,于是绕过桌子两手撑在桌子一侧,端详着齐铁嘴认真翻找古旧书籍的样子。

“八爷?”

他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哎呀去去去去去!”

立刻被烦躁不堪的齐八两手一挥赶苍蝇似地凶了一句。

好,这下张日山更委屈了。

他扁扁嘴巴脖子后缩一些,想了想又转了个身绕到桌子另一侧,长腿一跨坐在了长条凳上边,随手抄起一本蓝色封皮的书翻看起来。

可还没等看过几个字,手里的东西便立马被齐铁嘴的手一把抽走扔回了桌上。

“八爷,你到底......”

未等他张日山的话问完,齐铁嘴便紧锁着眉头将食指竖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同时冒了句逐客令下去。

“哎呀嘘嘘嘘,你不要烦我好不好!真是。”

被明晃晃地赶着跑了,张日山才憋着一肚子委屈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学乖似地端正坐好,活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儿。他什么都不再说了,安安静静地只看着齐铁嘴。

齐铁嘴则拿过张日山刚才看的那本蓝色封皮的书,压到羊皮卷下面去了。

他知道那是本医书,所以才不管不顾地第一时间从张日山手里抢了过去,不让人看懂里面的一字一句。

他不敢在这种状态下有任何与张日山发生过分亲密的举动,因为他清楚知道那个纯情得要死的呆瓜即便只是看见他笑都会心跳加速。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