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副八】猫咪的拥抱

好久没产粮 被最近满页的猫咪八八勾引得不要不要的实在忍不住洪荒之力!
匆忙间的产出 希望各位看官食用愉快~
咳咳 结尾有个小惊喜♡

---
张副官儿呀,最近养了只猫。
这猫倒是品种稀奇,恰巧叫齐铁嘴。
出身呢是那齐门八算当家的,九门排下三门第八。

其实张日山本也不是猫奴,只是齐八爷着实是他心上人,因着这层朦朦胧胧的暧昧情愫,也就无比宠着这只齐姓小猫。

可说这齐铁嘴倒也不是真正的猫,只是忽然间不知道染了什么怪病,生活习性动作举止一切的一切,都变得跟猫咪似的了。

-
由那金发碧眼的老外医生神神叨叨地上下检查了一番,泛着金属光泽的听诊器触到齐八胸口冰冰凉凉的不大舒服,他就弯曲了五指手掌作猫爪状不高兴地拍开了那东西。那红唇微涨嘴里嘤咛发出模糊声响也不知道究竟在说个什么,只是眉头紧皱绷直了身体,一双眼睛里满是对那老外医生的敌意。

张日山的双臂将齐铁嘴结实箍在怀里以防他乱动把医生抓伤了去,等到对面儿把听诊器收拾起来,张日山才腾出一手,将沏好的茶给人推了过去。

那医生看起来颇有学问的样子,穿着讲究做作得很,将听诊器收进一个金属的长条盒子,又再收进诊箱里,彻底摆好了又整整身上彰显身份的白大褂,最后又摸了摸胡子才去喝那盏茶。不过才吹一口,袅袅的雾气便腾了上来在他的金丝边儿眼镜上蒙了一层雾,看起来有些好笑。

张日山险些忍不住那副状似严肃的表情。

小猫总是耐不住性子。一口茶才吹凉被喝下齐铁嘴就挣着要离开张日山的怀抱,张日山索性也不拦,放了他任由人以四肢爬行的模样去了卧房。

这时张日山又庆幸起了雾气氤氲罩住那个外国医生的眼镜儿的事情了。

猫咪生性不喜欢被束缚,他原本的那身藏蓝长褂在第一天犯病的时候就被抓了又抓地硬是撕扯成了布条子宣告报废,张日山连着劝了好几个时辰才帮他把妃色的那件套上,可当他帮齐八穿上裤子的时候,齐八又哼哼唧唧地手脚并用愣是把裤子给扒了下来。张日山实在无奈,只好给齐主子投降。

所以现如今齐铁嘴那两条白嫩修长的腿就这样弯曲着擦过地面细软毛绒毯子一路前进,丰润挺翘的臀部也跟着动作一动一动的,勾起的细长尾巴撩起长褂下摆使得大腿根部肌肤若隐若现,十分地引人遐想。

等到齐八一路磨进了卧房,医生的茶也喝完了。水汽渐渐散去,视线恢复清明,却也是什么也瞧不见了。

张日山的嘴角缓慢延出一丝笑意,一双明亮的狐眸闪烁出精明的光。他看见医生用手指推了推有些滑落的眼镜,用缓慢而又沙哑的、独属老人的嗓音说道:“齐八爷这是得了一种西医里被称作【臆想症】的毛病,就现在的症状看起来,他或许幻想自己是一只猫咪。这脑子里的毛病很复杂,还需要我回去多研究几天,才能给您一个交代。”

医生说完,起身站直又用那双稍有些颤抖的手抚平了白大褂上或许本就不存在的褶皱,背起诊箱,又步伐缓慢地离开了齐家香堂。

齐铁嘴一个人在房里玩儿着,而后又不听话了。粗糙的布料磨着他的皮肤行动又十分受到限制,于是在脱衣服方面异常有天赋的灵巧手指三两下便挑开了盘扣。他胡乱一拉衣服再一缩身子,便从妃色的褂子里将自己一整个地剥了出来。窗户大开,暖烘烘的金色阳光顺着窗户形状方方正正地落进室内照出空气中飘浮不定的灰尘。出于猫咪的好奇,他时不时地伸出空握着拳的手试图去捕捉那些细小颗粒,却又因为动作带起气流翻卷而根本抓不住实物。

同那些没有顺序规则四散飘着的东西玩够了,齐铁嘴又觉得晒太阳暖烘烘的舒服极了,便蜷着光裸白皙的身体在被暖阳照耀的那块地上浅眠。

送走了客人张日山便回到卧室去看他的猫咪,却没想到推门进去顺着吱呀一声看见的却是衣物散乱了一地,齐铁嘴倒是光溜溜地安静又祥和地闭着眼睛如同初生婴儿一般窝在地上的睡姿。

这幅画卷实在是很香艳。

张日山抱着不能让齐铁嘴裸睡着凉的想法,蹲下身两条手臂穿过齐八的后颈与膝弯想将人打横抱起,却没料到这人半梦半醒间发出几节温软叫声,还顺势将手环上了张日山的脖颈。

叫声被挤出口的原因是齐铁嘴的尾巴受到地心引力正在下垂,这引得他的意识从梦中被抽离了几分——因为那不是真正的尾巴。

原本贴合内壁的东西正在向下坠着,这让齐铁嘴感到不适又有些说不上来的怪异感。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只好拼命地夹紧那个东西让它尽量回归原本的位置,再企图发出叫声让张日山注意到他的异样。

显然张副官也不是个傻子。隐隐感到怀里人的不对劲便将他放置到了柔软床榻上,然而齐铁嘴并不满足于他这样的行为反是拉紧了张日山的外套将布料都攥出一片褶皱。

就着两人极近的距离,张日山听见齐铁嘴对他发出了一声致命的邀请。

他说:日山,你得抱抱我。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