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启红】上山请走楼梯

上山系列第三篇。作者很认真地在思考下次的标题。

为了转换转换心情才写的,大概是脑洞集子,与正剧无关。欢脱向,OOC。

为了转换转换心情才写的,大概是脑洞集子,与正剧无关。欢脱向,OOC。

为了转换转换心情才写的,大概是脑洞集子,与正剧无关。欢脱向,OOC。

重说三。不喜点叉,祝您生活愉快。

主要cp启红,副cp看心情。
大家都很健康,丫头没有死,启月没结婚。
剧情走向看作者心情,反正肯定不正经。

你们别怕,作者不是什么好人就对了。

---

01
张启山做梦也没想到,他儿子会有胆子跟他老子抢妻子。

先是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张启山本想挨着二月红旁边好给他夹点好吃的顺便做做小动作,没想到才刚一动筷子张红启就滴溜溜的从奶娘手里挣脱出来噌地一声窜进了二月红怀里,完事还给了个极其明亮的笑容。

二月红一瞧欢喜得紧,一顿早饭下来几乎抱着红启不撒手,没给张启山一丝丝的下手机会。

中午张启山去搞了边防部署工作,二月红要去唱堂会戏,红启就找他新月姨姨去玩儿,安安生生过了一个白天。

晚上张启山寻思着讨回一下早上的损失,想着二月红在床上总不见得也被红启抢了去,才刚刚放心地把手摸到二月红肩头,小臂便被攀上了一只白嫩嫩的小爪子。

小孩眨巴着比小夜灯还明亮的眼睛,用极其天真的眼神看着他说:爸爸,你要对爹爹做什么吖?

九门提督之首——张·儿子出息了会钻被窝了·启·睡不到红二爷生无可恋·山崩溃了。

02
说到张红启,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事情就是在他满月酒那时候。

小孩满月的时候要做个类似于抓阄一样的事情,周围放一圈儿物什,等他抓到什么,就预示着他的将来和这东西有关。九门还没哪家出过小娃娃,这事儿自然激起了各个人的兴趣。

于是红启一个人坐在圈圈中间,周围全是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要说几乎啥都有。

张启山放了一把上好保险的手枪,二月红放了一支口红,尹新月放上了自个的双响镯,丫头摆了个搓衣板。半截李放了只拐棍,陈皮不知从哪弄来一筐螃蟹。狗五本来放了只小松狮,怕红启给咬着被三娘换成了玩具狗。黑背老六神出鬼没的,不知上哪儿玩儿去了。霍三娘放了把桃木梳子,眼神定定地望着才一个月大的红启两眼放光。老八放了个罗盘摆在那,解九则是一副白玉棋子。

这周围一圈儿都是九门各家的好东西,红启爬这儿爬那儿愣是犹犹豫豫了半天,最终一只小肉手抓起了二爷摆在地上的口红。

二月红大喜,觉着红启今后要承他衣钵,便过去伸手抱抱他,哪晓得他才刚把小娃娃抱起来,那小手就抓着口红斜斜歪歪地在二月红脸上画了朵花儿。

看来还有可能成为一个艺术家啊,红启。

03
张启山这些天脑子里除了军务就是张红启,工作的事儿完了就立马折返回张府。军里的人也不是瞎子,直道这张启山又爱国又顾家,然而只有张启山知道,他赶着回家是因为——想法儿怎么好好治治这个恃宠而骄的小魔王。

一到家将帽子披风交给管家之后张启山便直奔着房间去,却推门就见二月红一脸忧愁——旁边的张红启一脸疑惑地拽着对方的红褂子不肯撒手。

不该啊,平时红启这小子跟自己抢老婆还来不及呢,怎么这会儿叫二月红愁上了?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红启便笃笃地赤着脚跑到张启山面前拽住了他的军绿外套,出口的是孩童稚嫩的疑问。

爸爸,我跟爹爹说想要个妹妹,爹爹说我孽障...还不高兴了半个时辰了...

张启山一听这话,感动得都快哭了。

——儿子终于懂事了。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