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启红】上山请走后门

上山系列第二更修改版。它说我有敏感词...我就那么一小段脚踏车你都要阻止我!!!!ಥ_ಥ

为了转换转换心情才写的,大概是脑洞集子,与正剧无关。欢脱向,OOC。

为了转换转换心情才写的,大概是脑洞集子,与正剧无关。欢脱向,OOC。

为了转换转换心情才写的,大概是脑洞集子,与正剧无关。欢脱向,OOC。

重说三。不喜点叉,祝您生活愉快。

主要cp启红,副cp看心情。
大家都很健康,丫头没有死,启月没结婚。
剧情走向看作者心情,反正肯定不正经。

你们别怕,作者不是什么好人就对了。

---

01
一日二月红突然来了疑惑,怀里逗着一岁多的红启看向对面儿玩着墨绿色手串的张启山问道。

如果我当年不跟你,你怎么办?娶了尹小姐?

张启山听了这话停下了手里摩挲着墨绿珠子的动作,抬眸瞧了对面俩人一眼,说。

不会。尹小姐是个好姑娘,我不会耽误她。

二月红欣慰地拍了拍红启的背,听张启山继续说了下去。

只是如果你誓死不肯跟我,我还会用强的。

二月红的手停住了,脸上有一丝丝绷不住笑的痕迹。他两手穿过红启的腋下将小娃娃举起来放到地上,推了推人的背示意他到院儿里去和陈皮哥哥玩,而后关上了门。

强的?那你知不知道弓虽女干犯法,你这样会被抓的。

张启山听了这话轻蔑一笑,望着二月红坚定地说道。





警视厅都是老子的人。

——然后呢然后呢?别停在这儿啊!

尹新月嗑着瓜子一脸兴奋地瞧着对面呷了一口茶的丫头,就差把脸贴到人身上去了。丫头笑着看了尹新月一眼,垂眸只说了一句话。

当夜我帐子没洗成,被二爷借走了搓衣板。

02
陈皮最近很委屈。

今天练九爪钩不小心抓着了二月红养的锦鲤,昨天惹了狗五的狗,前天赊了解九的帐,大前天...

反正能搞的事情他都搞了不少,但都是一时兴奋,过后被二月红骂个狗血淋头就好了。——但下次保准还记不住能再犯。

于是二月红想了个法子,克扣陈皮的零用钱。照他那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尿性,这月的零花都已经被克扣得七七八八了,本想打打红启的主意吧,却在看见那嘬着棒棒糖的小娃娃之后终究放弃了。

唉,我堂堂陈皮,连糖油粑粑都买不起了。陈皮垂头丧气地如实想到。

张启山把事情都看在眼里,他知道陈皮不过是贪玩,又不介意卖个人情给他,于是直接给了他一笔可观的零花钱,然而很快就被发现了。

陈皮!你个孽障!!副官告诉我昨夜看见你从醉红楼出来!说!你哪来的钱!?

一大清早,红府就感受到了红二爷的洪亮嗓音。

一边是副官小狐狸似的笑,一边是佛爷心里弹幕浓厚面上坚决撑着高冷形象,还有一边是陈皮这小子已经跪在了祠堂里。

二月红就差拿个笤帚打陈皮屁股了,实在气得发抖,叫张启山过来披上了外套哄了好一会才给哄走。

张启山心想,又多了个哄二爷的机会。
陈皮心想,怎么会给发现了呢?
红启心想,醉红楼是什么地方?

03
最近,尹新月说是想家了要回北平看看她爹,于是丫头就说,你路上缺个伴儿就把我带去吧,好照顾照顾你。

于此,张红两家最大的女主人都不在了,就面临一个重大的问题——红启没人带了。

不是说张启山和二月红不会带孩子,可男人终究和女人不一样,没那么细心,没那么多耐心,没那么多母性光辉。

于是,这两个人就很遭殃了。

哈、嘶...张启山你慢点...嗯啊...

这是二月红被张启山做日行早操的声音。

二爷这会想起求饶了?方才睡得迷糊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对张某的。

这是张启山同二月红日行做早cao的声音。

晨光透着窗帘儿便打进了卧室,叫醒了床上的一对儿人。佛爷说,他醒了,他的物件儿也起了。二月红骂他一声死丘八,道军匪果然是一家。床板叫张启山卖力的动作摇得嘎吱作响,二月红被身后的冲撞闹的意识模糊言语都破碎成不了句,只能嗯嗯啊啊地用婉转的呻//吟来给这场情事带来更加绵柔的催化。

直到——

直到门口吱呀被人推了个小缝,红启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天真地望着床上认真做cao的两个人,眨巴眨巴眼睛开了口。

爹爹,你们在做什么吖?

两人皆是叫红启的一声软糯吓了一大跳,张启山连忙抽身出去给二月红盖上了被,自己也险些给吓得不举。暗骂一声老子吃个肉都要看情况,而后开口准备解释,张了张嘴又不知道怎么说,只好推了推二月红示意他来说。二月红皱着眉头踢了张启山一脚,压着身体的酸痛和刚才的余韵给红启解释。

张启山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心想着明天就必须叫尹新月和丫头从北平回来带孩子,不然他迟早被这小娃娃吓成阳///痿不可。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