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启红】上山请进门直走

为了转换转换心情才写的,大概是脑洞集子,与正剧无关。欢脱向,OOC。

为了转换转换心情才写的,大概是脑洞集子,与正剧无关。欢脱向,OOC。

为了转换转换心情才写的,大概是脑洞集子,与正剧无关。欢脱向,OOC。

重说三。不喜点叉,祝您生活愉快。

主要cp启红,副cp看心情。
大家都很健康,丫头没有死,启月没结婚。
剧情走向看作者心情,反正肯定不正经。

你们别怕,作者不是什么好人就对了。

---
01
张启山和二月红有个儿子。
不是张启山生的,他没那个功能。
当然也不可能是二月红生的,他更没那个功能。

张启山跟小孩说他是他副官哥哥街边巡逻的时候抓了个卖小孩的人贩子,一顺手给提溜回来的。
二月红跟小孩说他是他皮皮哥哥抓螃蟹的时候抓错蟹了给抓回来的。

小孩也不知道信谁,反正从那时起觉得他两个哥哥都不是什么好人于是从不接近,副官和陈皮感到很委屈。

02
张启山一介武夫,不会给孩子起名。
二月红虽是多了点儿文艺细胞,可费尽心思也想不出个好名字——夫人叫丫头,徒弟叫陈皮,他们红府就没出过个正经名字。

张启山说,不如叫张荭。等名字写下来,他脸上多了个二月红御赐的巴掌印儿。
二月红拍拍手上的灰,接着说。不如姓红吧,跟着你姓张怕是没个好日子过。于是一旁的陈皮发话了,说那叫红敬启如何?

于是红府上除了二月红的两个男人,脸上都有了个二月红御赐的巴掌印儿。

03
最终孩子还是齐铁嘴给取的名字,叫张红启。一方面孩子姓张,张启山满意了;另一方面名叫红启,二月红也算是扳回一城。

孩子一岁生日,九门跟开大会似的一股脑儿挤进了红府观光旅游。

如果目光能具现化,那霍三娘的眼神已经猥亵了红启上百遍;如果目光能具现化,那张启山已经杀了霍三娘八百回。二月红实在看不下去,把红启抱到一边教他认人去了。

解九给红启带了罐奶粉,狗五跟他打趣说经你手的还能吃吗,于是解九推了推他的金丝边眼镜说:不信你可以看看新月小姐。狗五看了过去,发现尹新月正在偷喝试用装。他抱着怀里的三寸钉,心想,脸真疼。

04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老九门这几个女角凑一起可是不得了了的。

尹新月嗑着瓜子从怀里掏了个画本出来,撤了论语的封面露出下边的封面,其他三个姑娘看了啧啧直叹。

大土司说,你这一八股已经跌了,不如试试副八。白乔寨的消息可灵通。

霍三娘说,不如吃二八啊,每次去梨园看二爷唱戏,总能在角落里瞅见八爷眯着眼一副颇为享受的样儿听戏。

丫头依旧是温笑,咽下嘴里的蜜饯开口对他们形成了暴击。

不说了,我看昨日佛爷来我家说要探探二爷,探到三更都没出来,我在门口洗帐子的手都酸了。今早看佛爷意气风发地走了,二爷倒是还没起。我先回去给他煮面了。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