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副八】八爷,我们入洞房吧?(上)

接着上文的副官娶八爷回家设定!今晚大婚辣!
洞房夜是肯定要过的,不过lo主蹬的小三轮已经停在门口噜,宝宝们觉得这车是开还是不开吖?
---

      齐八爷结婚了。却不是娶了个美娇娘入门,而是嫁作了那张家人。

      可不是嫁那去了北平抱得美人归的张启山家,而是他身边儿那个样貌清秀的副官。

      虽说这阵仗比不上张大佛爷,不过势头也丝毫不输那些个大财主家娶妻。齐八刚看见这迎亲阵仗的时候险些拍掉了张日山递过来的手,叫人直接伸过来抓住了才略显无奈,张口小声骂了一句。

      “你这呆瓜,净会败家。也不知道省着些,这么大阵仗你这些年当兵攒的积蓄都不要啦?”

      张副官一听乐了,一把将齐铁嘴牵出轿子抱上了自己来时骑的马而后自个儿再翻身上去。齐铁嘴头上盖着盖头看不清前边的路,怕摔着自然拉紧了缰绳。这一小动作自然是随了副官的意,张开掌心包住了八爷的手背一同握紧缰绳,整一个身体都紧贴着穿喜服的齐八,弄得坐在前头的人红盖头下的两颊不住地飞红。

      “佛爷说了,娶媳妇儿这事儿坚决不能怠慢了,何况要娶进门的是我张家媳妇儿。阵仗一定不能输给别人,场面活儿得做足了。”

      齐八被他的话弄得纵然是号称“铁嘴”的也无法反驳,心里头不住地想:这副官平日里看着呆兮兮的,怎么到了这时候就焉儿坏焉儿坏的?

      张日山占的是新郎的位置,那齐八爷便是新娘。按着规矩,他俩给行了礼拜了堂就轮到小丫鬟送齐八回洞房侯着了。张副官还在前堂酒席上给各个敬酒,齐八在房里一脸忧愁:这呆瓜酒量压根不行,千万别敬两桌就上桌底下趴着傻笑了。

      恍恍惚惚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当齐八快要给房里燃的安眠香熏得睡着了的时候那扇木门终于给张日山推开了,吱呀一声窜进齐八脑袋里,立马一个激灵坐正了身子。张副官这人就如同齐铁嘴说他的一样,木呆呆的,实诚的很。人家都懂得推让躲酒,张日山愣是不会。一桌桌一个个喝过去,人家敬过来他就必定喝完,喝的醉醺醺的,那往日里给齐八蹂躏的白嫩脸颊泛起了颜色,晕染成红红的两坨。

      张日山喝多了脑袋不大清醒,支着身子晃晃悠悠回了洞房寻着齐铁嘴的身影便抱了过去,掀开红盖头眯着眼睛瞧他。齐铁嘴愣是给人瞧得心里发毛,伸手拨开呼着热气凑过来的小副官替他解了衣领上的扣子好去去热气。

      “八爷...”

      张日山自打进来就一声没吭,这冷不丁一下叫齐八吓了一跳手下动作一顿。正巧让人落了空档,张日山就抓着齐铁嘴的手腕儿摩挲着前日提亲送他的玉扳指,脑袋凑到他跟前儿脸蛋鼻子脖颈儿耳垂没个章法地亲。温软双唇落在齐八脸上各个地方亲得他有些不好意思了想骂他一声,可转念一想这本来就是大喜的日子这样好似也没哪个不对劲的地方。直到张副官一句话入了耳,齐铁嘴知道自己终究是得“遭殃”了。

      “八爷...洞房花烛夜本也不能睡,不如你同我圆房罢。”

评论(1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