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副八】粘腻

      发个粮证明我还活着...
      副八甜腻腻的小日常
---

      这头一回喜欢上人,总是有些笨拙的。张副官一个当兵的,从小便是只学得如何带兵打仗,听从指挥。哪有那些花花肠子知道如何哄心上人,也不知道个恋爱的巧法儿,偶尔做错了事被那齐八爷骂一句呆瓜,倒也真说得不算错。

      齐铁嘴不一样,他是个书生,更是个算命的,会说话得很。常把人哄得乐颠颠的,说话自有一套,再一笑,隔着一副圆圆眼镜儿笑得眉眼弯弯稍露虎牙,唇红齿白,星眸皓齿,什么坏情绪都叫他一扫而光了。

      齐铁嘴他有自己的堂口,更是八门当家,张日山则是九门之首的副官,私下里见面的机会还是少了的,碰见的地方多是在公共场合。那地方又不适合亲热,平日里更是没处泄火儿。于是到了私下里少之又少的见面,八爷那裹了糖浆似的巧话儿都被一同揉进了两人亲吻拥抱的躯体里头一同享用了。

      唇齿交缠间张副官就像个孩子得了心爱的玩具似的将人紧拥在怀里舍不得放开,掌心自齐八的腰间攀附到脊背,顺着那一条线再按上人后脑勺加深那个亲吻。副官年纪轻轻不知晓“收敛”一词在心上人跟前儿如何书写,每次亲热,末了总得人一句“呸呸呸,年轻人不懂得害臊啊”的嗔骂。

      胸口得人推搡,副官便自觉地伸手一摸帽檐扬起那小狐狸似的笑容转身就要走,刚离开半步手腕却又叫齐八拉住借此被挽留下来。副官瞧着他又急又怕再被摁着来一场的样儿不禁破了功弯眸笑了出来,咧嘴任他拉了回去,出口还是那句熟悉的话:“八爷,今儿个还得去佛爷府上商量事儿呢,走吧?”

      副官每次都知道齐铁嘴不是真心要推他走只是怕人看见,齐八爷也知道不会每次正巧佛爷都会叫他去府上商量事儿仅仅是副官要找个体面些的借口跟他多呆一会儿。

      只是他们都互相明白对方心里头揣着的这点儿小心思,又互相不愿意戳穿罢了。

评论(1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