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红兴衍生】【陆蔡】做蔡(一锅肉,慎入)

迫不得已还是用了我家多年不用的电脑...为了超链接啊,唉。

炖肉真的,憋死自己害死别人...同学们轻易不要开脑洞!开了记得一定要及时写完,不然像我这种复习课偷偷摸摸写小x文的人期末是不会考得好的...【你走

卤菜炖肉真的好美味,不过做起来也很难...时时刻刻思考着会不会ooc啥的,虽然最后好像还是那啥啥了。关于话太少的问题...我只是个人觉得(哔——)的时候太多话,一有凑字数的嫌疑,二就是我秉承少说多做23333

链接已修复~不用麻烦酒友们私信啦!

好啦好啦,不多啰嗦了。以下正文 ,祝酒友们食用愉快~喝酒要喝江小白,配菜记得三松鼠~(我这算不算打广告啊囧...)

---

“师父我想学做菜...”

 

这是陆远今天听到他的蔡明骏同学第一百零八次扒着门边喊出这句话了,回头一望隔着门口的磨砂玻璃都能感觉到满带乡音的幽怨气息。

 

实在被磨的没脾气,陆远一扔手里头的筷子跟老太太说了声起身往门外头走去,拧开门把开了条小缝。早就料到小蔡要趁机把身子挤进来,陆远开了个缝儿的同时还把半个手臂伸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阻止了小蔡的不良企图。

 

“主厨我...”

 

“哎哎哎,打住打住。我现在不是主厨了,没法儿教你,回去吧。”

 

“师父...您答应过我的男子汉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

 

听了陆远越发坚决的回应蔡明骏更是越发委屈了,这师父的心情怎么跟天气似的说变就变呢,太不厚道了。这么一想,声音里的幽怨就又多了几分,强行扭着身子探进一个脑袋和半个肩膀进了彭海家门。说来陆远的嗓门儿确实本来就不小,加上佳禾耳朵也好,这来去没几下就知道肯定是小蔡又来了,奶奶一时好奇,佳禾包着饺子就把事情和盘托出了,老太太一听是小蔡,这乐呵劲儿也就上来了。

 

“大海呀...外边儿谁在呢?是不是小蔡?”

 

本来扒在门边的小蔡一听到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心里头的小狐狸细胞就立刻全数窜上脑门儿,一个使劲就把看见老太太过来还在开小差的陆远给推开了。进了房以后小蔡就一个劲儿地笑,笑得那酒窝都出来了,把老太太也一块儿逗乐的,笑起来都合不拢嘴。瞧见老太太乐了,上线的小狐狸也就赶紧给奶奶捏捏肩揉揉腿的,一套讨好的功夫可一点儿都不差。

 

“奶奶奶奶,我是小蔡啊。真不好意思又来打扰您...那、师父上次说教我做菜呢,可老是说话不算话,您劝劝他呗。”

 

老太太一听这话耳根子就软了,加上小蔡这孩子本就可爱乖巧讨人喜欢,于是搬出了家长的姿态指指点点地教训起了陆远。

 

“大海啊大海,你怎么成天就知道欺负人家小蔡呢?是不是看人家老实,啊?你呀你,去了美国还是学坏了...”

 

陆远一听这就无奈了。老太太啊,远远巨冤。您怎么不帮您“亲儿子”呢?

 

无奈归无奈,委屈归委屈,陆远还是很听老太太的话的。拍拍手把老太太跟佳禾支出去买菜购物散散心,陆远准备开始还击小狐狸的计策。而可爱的蔡明骏同学则还完全不自知——心情大好的他此刻正乐呵地系上围裙摆弄着彭海家厨房的瓶瓶罐罐,哼着小曲儿不时还高兴地扭扭腰动动屁股,和毫无防备的兔子比起来就差身后一团兔子尾巴脑袋上一对白耳朵了。

 

瞧见厨房里的小家伙儿已经开始准备做什么菜,陆远则是策划好了一切悄摸地走到小蔡身后。

 

“小蔡啊...”

 

“哎师父你来啦!我这刚开锅呢,家里不方便做西餐,我就想问问您那个宫保鸡丁怎么做?”

 

小蔡这么一问正巧是中了陆远的下怀,一句话往陷阱中央踩,掉进去如同陆远现在的姿势一样把小蔡圈得牢牢的。小蔡呆愣愣的,一时没反应过来陆远这是打算做什么,勉勉强强回头看了他一眼,一个目光里写满了疑惑。


http://www.jianshu.com/p/35e8d480394a

--
后记小剧场:
陆远始终对于彭佳禾跟老太太出去逛个菜市场居然要逛这么久感到非常不解,挑了个时机便拽着彭佳禾私底下出来问了。后者听到这个问题先是一记鄙夷的白眼丢了过去,而后开口慢条斯理地解释。

“我跟我奶奶早就打算回来了,只是我在门口就听见某某跟某某激情四射,知道奶奶耳朵不好使,先趁机借口说还有菜想吃,拽着她又去了一遭呗。” 


评论(48)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