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民国AU】第三十八年夏至(军官红x戏子兴)(四)

趁着考试前把存稿的一节发掉...然后这周到考完试之后lo主要闭关好好学习了!然后如果顺利归来的话当然先给大家发糖啦~
感谢能够容忍我每次写着写着就跑题还坚强看到这里的可爱的你们,爱你们♡
生日快到了,自己给自己发糖吃...
感谢收看作者的碎碎念系列,以下正文
-------

“哎...虞姬真可怜。”

“所以啊...你有没有师兄?啊...这师弟也危险。”

“...啊?”

也不知怎的,自从上回给张艺兴讲完故事之后得知这小花旦既没特亲近的师兄也没关系较好的师弟之后,孙红雷的心情可是一天比一天好。连训手下人的时候,那些个军人都悄悄给黄磊打小报告,说这平日里顶凶的孙长官怎么忽然这样和蔼了?黄磊乐呵笑了,说那是因为阎王爷思春了。

思春?什么叫思春呢,就是像孙红雷这种——原本整天凶巴巴儿的正儿八经军官,现在着了魔似得三天两头就往戏园子戏班子跑,一泡那就是半天投进去,苦的倒是黄磊。俗话倒说得好,不务正业总得有人给收拾烂摊子,这不就轮到副官给正主儿擦屁股呢吗。张艺兴一天不肯走,那孙红雷就一天多在那儿,那黄磊就一天跟老板谈心呐。老板是真说,说哎呀你劝劝你家孙长官呐赶紧要不把咱们艺兴带走吧,黄磊怎么办呢?黄磊只好说,哎呀再等等,等一等。

话又说到张艺兴这边了。孙红雷天天来那周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虽然这时代这样的人儿挺少,但那孙长官就是被他张艺兴给迷住了。什么好布料都给他买来,做衣裳做行头,那头冠朱玉之类的更是不得少。其实这么些个日子下来张艺兴已经比较接受孙红雷了,只是还没有达到两个大男人之间产生情爱的程度罢了。往开了说,他现在早就没初见那时候对孙红雷的防备,长官啊您之类这种称呼也不用了,取而代之的是“红雷哥”这样,稍显一点点小特殊的称呼。但张艺兴终究还是不想离开戏园子——首先因为那是他第二个家,其次、每回在台上唱戏的时候,他觉得总有孙红雷在那个最前最中央的位置看着他,那就多了一份安心的感觉,他享受被别人注视的感觉,更喜欢这样有人默默关注自己的状态。

“...所以这就是你这些日子乐呵成这样的理由?孙红雷,你是不是大傻。”

在孙红雷向黄磊耀武扬威般地宣告这些日子里张艺兴怎么样不躲着自己开始以笑脸应和他的示好、从“孙长官”这一称呼变成“红雷哥”、有戏的时候会记得给他预留最前排中央的位置等等等等的一些小战绩的时候,黄副官越发觉得无奈了。

老天,谁来救救他这个可怜的军中“奶爸”。还好目前前线战事不算太乱,要是这家伙在战事吃紧的时候一滑跤跌进了跟那张小花旦的情爱泥沼里,那军统问话下来可是麻烦的很。

“什么叫大傻、什么大傻,黄磊你是不是欠抽了?信不信我揍你。一看你就没谈过恋爱...”

黄磊不知道,孙红雷恰好就是瞄准了目前还算悠闲的情况才这样放心地去找张艺兴,要是哪天真出了什么事儿,他一定第一个叫人去通知他,带他离开。所以现在他真的很乐呵,笑得眼睛都没了,一天至少提不下十遍“我的小艺兴”——而黄磊,真的很无奈。

“说你大傻还不信呢,多多还在家里等我回去,我怎么会没谈过恋爱?你啊...千万留着点心,别太认真了。”

“好了好了,就你那心给我操的稀拉碎。我走了啊,艺兴今天没戏,我得看看他顺道儿约他出去兜兜转转。”

也懒得跟黄磊再多理论,秉承着多年老搭档肯定懂我心思的理由儿,孙红雷帽子一戴转身朝背后挥挥手臂算作跟黄磊的道别——找他的张艺兴玩儿去了。

这时间一过过得快,转眼间张艺兴已经和孙红雷坐上了黄包车,两个人晃晃悠悠地兜在街上左看右看。孙红雷笑得乐呵,问张艺兴最近有什么愿望,张艺兴倒是很老实,也不拘束就开口说了。

“红雷哥,想要的东西倒真是没有,不过我不想唱旦角了。唱多了...我想挑战一下别的。”

孙红雷一听张艺兴又起了什么新的心思,一下子又笑了,一顺手就捏了捏张艺兴的脸蛋儿又反问道。

“别的?你想挑战什么?”

“嗯...那种比较有故事的,就是很厉害的那种角色。你看你上次带我去看的那个话剧,我觉得那个杀手看起来就很厉害...”

此时此刻张艺兴的表情老早就不是刚出来时候那种东张西望的样子,而是聚精会神地描绘着孙红雷上回约张艺兴去看的那种新戏里的那个大反派角色。那一副神情像是小孩儿在讨论他最爱的玩具似地,又认真又可爱,弄得孙长官又忍不住笑得没眼睛了。

“行,厉害的角色啊...没问题,我人脉广,回头帮你联系联系,说不准就行了呢。”

“真的啊红雷哥?不骗我啊,您真厉害!”

“不骗你,我们互相信任。”

张艺兴又很开心地笑了,因着笑容露出的酒窝里仿佛盛着陈年老酒,灌进孙红雷的心里,醉得他眼里只剩下张艺兴一个人。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