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民国AU】第三十八年夏至(军官红x戏子兴)(二)

“哎——喂、你看着我没啊?小伙子?怎么我太帅把你吓着了?”

要说张艺兴身上哪点最过人,那排第一的绝对不是他的样貌唱腔或者其他等等,那最见长的还是他的反射弧。刚听见鞋跟笃笃的声音那时候,他还以为只是哪个老板又来后台瞧人,却在起身打算打个招呼的时候撞上了孙红雷的视线,没有丝毫偏差地跟他打了个照面——这个人他很面熟。也不是说见过多少回,只是师父总是将报纸、相片交给他看,他就知道了。这人叫孙红雷,是国民党的一军官,听说军衔挺高,这儿几乎都他来说了算。张艺兴再怎么愣神也知道这官儿肯定不能怠慢,这才认真想着怎么跟他打招呼,但这一想倒还是让孙红雷给误会了。被提了问,张艺兴一个激灵眨了眨眼睛说了声啊,倒是让孙红雷一下笑了场抬手刮刮张艺兴的鼻子,又笑着自顾自地找了个位置坐下。

“我看你在台上唱的挺好挺机灵的,怎么一下台就傻了?”

没成想,孙红雷这随口一问倒是中了张艺兴的红心,还正巧能答上。

“台上那是我扮的角儿,和我没有关系。”

孙红雷一听,这小孩儿戏唱得不错,倒也没有唱得走火入魔。挺有意思的,生的也好看,叫人喜欢得紧。黄磊怎么说来着?喜欢就拿下是吧。

“我看你挺有意思的,不如别在这儿唱戏了,跟我走吧。以后就唱给我一个人听,我不准别人看着你这么好看。”

张艺兴听着这话倒是莫名其妙。怎么你是军官就能叫我放弃了?他可是想成角儿的人,怎么能将才华拘禁在一个人手里。他立马摇了摇头,想都不带想地就回绝了大金主。

“为什么啊?我还想和师父一起学戏,我还没成角儿。”

“不成,我怕他们看上你。”

“戏园子里都是男的,哪有男的会看上我啊...您糊涂了吧?”

张艺兴被孙红雷一番颇为认真的话带的十分无奈,都顾不得什么官民之分就脱口而出一句回答。孙红雷听了则觉得大不是那么回事儿,摆出更加认真的一副表情对着对座的张艺兴道。

“胡说,哪没有?我就看上你了。还有,你干什么对我用敬称,这跟别人有什么分别,不准用。”

这话是什么话啊?除了一台戏的时间,他们认识了半柱香都不到,怎么还能给他孙红雷一个大男人看上了?

张艺兴不由得感到一阵哭笑不得,一声哎呦喂都快带出自家的长沙口音了。来来回回跟孙红雷说了半天,总算是保住了留在戏园子的机会,只是孙红雷说以后他每场戏都要坐在第一排最中间面对他的位置——他说他必须看着他,万一哪天跟别人对上眼了多吃亏。

哎呦...这是哪来的霸道军官唷。

不得不庆幸的是黄磊在最后接走了还想跟张艺兴继续唠嗑的孙红雷,不然这架势下去张艺兴怕是下场戏都赶不及去准备了。

真有一见钟情这么玄的事情?这个问题不断在张艺兴脑海里头盘旋,直直地扰了张艺兴晚上的睡眠。早上起来,眼睑下面那一片灰黑色可是不容小视的。

也得亏这一夜,老板说今儿不得唱戏了,放他一整天的假,去哪儿都行。但前脚刚一踏出门,张艺兴就正巧撞见了跨进戏园子的孙红雷。他今天没穿军装,倒是换了一身衣裳,看起来少了点军人的硬朗,多了顶帽子多了点文绉绉的感觉——但就第一次见面留下的印象来说,张艺兴依然不觉得他跟孙红雷可以有多亲。他笑起来眼睛都没了,哪还看得见真诚呐,实在不敢多交流,不敢。

老板当然知道孙红雷是来找张艺兴的——那一进来孙红雷的目光就直直地往张艺兴身上闯,对上眼以后更是两耳都听不进他的话,也只有黄磊不时给他接接话茬儿。看着这军统上来的主儿,老板自当是不敢怠慢的,立马将孙红雷往张艺兴那儿带着,把他俩推进了屋。临关门前还特地在孙红雷耳边嘱咐,说张艺兴今儿个休息,没戏唱,休息的时间一抓一大把。

张艺兴那耳朵怎么会听不见,得亏背着身还走在前头才没让他俩瞧见那张欲哭无泪的脸。

哎呦喂...老板,能别这么快就卖我吗?

评论(6)

热度(35)

  1. 备份后花园U_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