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民国AU】第三十八年夏至(军官红x戏子兴)(一)

啊...我又开坑了...
我真的会努力填的。
灵感来自于河图的那首第三十八年夏至,剧情应该和歌曲讲述的故事差不多。
实在很喜欢这种设定,忍不住自己也写了...
以下正文。
___

又是一个第三十八年,张艺兴不知道自己还有几个三十八年可以余下来等他,等到他来接自己,唱最后一场戏。家里上上下下都与他说,说孙红雷是骗子,骗了他几十年,他要毁约了,等不到来接他的那天。张艺兴摇摇头说不会,他对他的爱有一生那么长,他一定要长命百岁。张艺兴记得所有的一切,时间磨不了他的记忆。

很久很久之前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因为想学戏自个儿从原本富足的家里逃了出去,逃到那京城的戏班子求师父收他,求千万不要告诉他母亲他来这,求师父给他更名改姓。学戏有多苦,张艺兴知道的。本是锦衣玉食的小少爷哪吃得下这苦?可一想到要成角儿,他又忍了。词儿背不下、就一整日都在那儿念叨,韧带拉不好、就练它个好几时辰,唱腔转不巧、就每日清晨专门跑到河边去练,不扰人、也好自己练。当然也有不听话的时候儿,那就是被师父一顿打,但打了也不好伤了他的手和脸蛋儿——那是他身上最好看的地方,脸蛋儿清秀、手指纤长,那一亮相,台下的老爷太太都只看他一个,那时那配角儿,是真真地没人瞧。

好不容易学成了,张艺兴左求右求,拉着师父整日跟着走,终是求得了上台的机会。这台可跟平时的大不一样,这是演给国民党看的。国民党是哪号人?那是军统的人。军统的哪位?军统的军官儿呐!要说这张艺兴在戏班子里周围一片儿也是小有名气的,不过师父是怕他光有那张皮没得上大台面的本事,就一直将他藏着掖着,这演了旦角儿有个一两载了也没成名角儿。这次总算逮着机会,小家伙年轻气盛,整日整夜地练,都快将自己带进戏里头去了。

努力总该有结果,那张艺兴这样努力得都快拼上命的更有结果了。一场戏唱得响亮,花腔婉转应和那跌宕起伏的调调,一张脸过了妆点之后更多了几分惊艳的感觉,伴着舞那是不知道好看到哪儿去了。孙红雷那是第一回听这样好听的戏,也是头一次见这样好看的旦角儿。黄磊见自个儿家长官眼珠子都快要粘到台上去了,忍不住用胳膊肘捅了捅看得津津有味的孙红雷,还顺口损了他几句。孙红雷拿他军官的身份压黄磊那副官的身份,胡闹着说下回再这样就叫他吃枪子儿。

“红雷,你要是真这么喜欢那小子,我找那戏班子老板给你打听打听?一会儿趁着讲话你去后台看看他呗。”

孙红雷显然是没想到这样一个漂亮好看的旦角儿是个男儿,脸上惊诧的神色一点点儿都没掩住,全数撞进了黄磊的眼底。好嘛,这大傻。黄磊忍不住这样在心里吐槽,笑着拍拍孙红雷的肩膀等着戏结束去找老板去了。

孙红雷这头倒也不闲着,想着黄磊刚才说的那话倒也有点意思,不等他找完老板就往后台里头去。门口几个人也不敢拦着军统的人,三三两两地散开任由孙红雷去了。

张艺兴这会下了台还没多久,得的空儿只卸了妆换了一身唐装。正准备系上最后一个扣儿呢,孙红雷蹬着高筒靴撞击地面的声音就先闯进了房里。撩开珠帘,孙红雷就看见那跟台上稍有不同的人儿随着自己进来一块儿起了身。张艺兴一身白色唐装红色祥云纹路绣在边儿上,卸了妆的一张干净脸蛋生的煞是好看,多了几分花旦没有的英气,看着更加舒服。只是——他好像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孙红雷都站到他跟前头了,他连眼睛都没想起来眨一下。孙红雷见状还以为这小子故意无视自己,噌一下就有那么点儿生气了,将手放在他眼前猛地挥了好几下。

“哎——喂、你看着我没啊?小伙子?怎么我太帅把你吓着了?”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