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严九】画中仙

昨晚的脑洞,今早断断续续写了。一听画中仙脑子里就全是九王……不过完全没写出齐翰的美,毕竟好看得无法形容(bu
P.S.这时候的杨严和九王还不认识,是第一次见面,互相没有道明身份大家都以为对方失信了其实就是个小误会www
以下正片↓
---
想来这天大概算是杨严和齐翰初遇的时候。
正在杨严出门的时候,天气还是阳光灿烂鸟语花香的。以至于他跑出门的时候全然把杨大将军的“今天看起来要下雨你小子给我带好伞”这话忘了个精光,兜里除了碎银就没别的了。
所以,此刻站在屋檐下等着九王等着雨停的杨严心里简直是大写的后悔。
爹啊……你咋不说的大点儿声呢?
雨点淅淅沥沥不断落下一时间似乎没有打算停了的意思,掉落下来打湿屋檐也打湿了……过来的人?
杨严一个激灵来了劲,心里不禁呼喊一声终于有和自己一样境遇的人了,偏头一看却是愣了神。
……天啊,这是人吗?
别说杨严这孩子不懂礼貌,一看倒确实是那么回事儿——不像人,偏偏好似自天上被谪居人间的仙。
为什么?因为这人实在是太好看了,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好看,而是只一眼就觉得“哇,这人真好看。”如果要问有什么区别的话……大概就是寻常的好看和不寻常的好看罢。尚且年少的杨严不禁在心里为自己的措辞匮乏而辩解道。
只一下子,杨严觉得还看不够。好看的东西,总得多看几下嘛。悄悄朝齐翰所在的方向挪了一小步,杨严便开始小心翼翼地细细打量起了齐翰的容颜。
估计也是一路匆忙忘了带伞,在大雨下那人的一袭白衣被雨水打湿近乎一半透出若隐若现的里衣,就连长睫上也挂了水珠,一头墨发披散被细雨润湿黏连在一起虽显得狼狈了些却不妨碍那人出尘的美貌。
忽然,杨严注意到齐翰的侧颊上有些多余的雨水划过。逮到这个间隙的杨严自然是不会放过机会,三两并作一步就凑到齐翰身旁赶忙掏出自己今天身上唯二没忘带的东西——手帕。虽说杨严也想借机碰碰他,可毕竟是第一次见到的人,他也不好意思这么套近乎,于是只好将手帕递过去。
他对着自己笑了,笑了。
这是杨严当时心里唯一的想法,除此之外便是一片空白。
“谢谢。”
噢,还说了声谢谢。
总之,杨严这一时半会儿的心绪全跟着齐翰的动作音笑走,全然没有半点别的想法。直到过了好一阵,齐翰险些要伸手在他眼前晃,才反应过来。
“啊?嗯……噢,无妨!不用谢。”
雨这东西,总是莫名其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杨严看着话音刚落就已然开始放晴的天空,心里是这么想的。还没等杨严再开口问对方姓名,齐翰就已经将帕子递还给杨严自个儿走远了。
借着天晴的时候,杨严也赶紧回了杨府。到家第一句,便是刚才的情景。
“爹,我跟你说啊。您今天让我去见的九王我是没等着,不过倒看见了一个谪仙似的美人。他可好看了,一袭白衣站在屋檐下边好似一幅出尘的画卷!儿虽然身为男人,看见他那模样倒也着实入迷,倘若有朝一日儿能娶……”
话还没说完,显然已经知道杨严这傻小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见到九王的杨豫顿时一怒打断了杨严的话。
“闭嘴!你这逆子,是要气死老夫……”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