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APH/仏英]酒。(R15可能,慎入)

硬要说的话,阿尔弗雷德现在应该心情不怎么好,为什么呢?不爽的来源在于又一次在酒吧里喝醉了(简单来说就是发了酒疯)的亚瑟。

噢,上帝,天知道这又要花费掉他多久的时间。

简单的来说阿尔弗雷德是并不太愿意做这种善后工作的,但天杀的不知为何酒吧总是能联系到他并且通知他来处理,原因当然只有一个——本应作为恋人而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弗朗西斯先生总是联系不上。所以就轮到了阿尔弗雷德这个“名义上的弟弟”来处理这一团糟的现实。

平时作为一个十分有风度的绅士的亚瑟•柯克兰在清醒的状况下绝对不会作出如此不礼貌的举动,而很遗憾,现在的他早就喝醉了并且大声控诉着对于弗朗西斯的不满甚至要拽着19岁的阿尔弗雷德一起喝酒。虽然从法律上来说他的确能喝,不过很明显阿尔他不喜欢那种液体的味道。皱着眉头,戴着眼镜的青年再一次拨通了另一人的电话。

“喂弗朗西斯,你到底在哪里?喝醉了的老亚蒂简直难对付极了,你赶紧过来。Hey你开什么玩笑!?难道你怀里的那个大胸妹对你来说比他更重要?别逗我了伙计,你再不来hero我早晚得疯掉。”丝毫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履行了自己的一贯自我中心主义,阿尔弗雷德在报下了酒吧地址后气冲冲地挂断了电话,然而另一边似乎是听到了一些什么。

“哈!?那个胡子混蛋又在外面搞女人了是么?oh别逗了,他不会来的,比起老子来说那些女人永远比我们的爱情更能让他感到开心。”亚瑟举起酒杯猛地又灌了自己一口烈性酒,酒精的刺激使得他的语言更加无所顾忌,因为醉意而染上红晕的脸此刻不知道被几头狼盯着,毕竟那想来可是极其美味的。

“Bonsoir哥哥我亲爱的小亚瑟~谁说哥哥我不会来的?”说着极其标准的法语似乎一点都不紧张的男人恰恰就是刚才被指控“出轨”的那家伙。似乎毫不介意一般直接将不断闹腾挣扎的人揽到怀里,忍受着对方的发泄勾起笑容:“那么,哥哥我就先把人带走了,Au revoir~”

和弗朗西斯的到来一样,他也就这么莫名的把刚才正在谴责恋人如何不是的亚瑟带走了。——当然,还留下了没有付清的账单给阿尔弗雷德。

“既然哥哥我替你解决了小亚瑟的问题,那作为回报账单就拜托你了哦小阿尔~♡”
阿尔弗雷德看着对方发来的信息表示,现在的自己只想狠狠地把谁揍一顿来泄愤。

-酒吧外-

“放开我你这法国佬!不是要和你的女人们玩么!”被塞进轿车后座的亚瑟仍然不满地泄着愤说个不停,被提及的弗朗西斯只是一言不发地接受了全部随后开车到目的地再将人一路抱到了床上。亚瑟平日身上淡淡的红茶味道现在完全被浓重的酒精味所遮盖,这让弗朗西斯开始考虑起要不要在厨房之后再添加一个对方禁止出入的场所。

“唔……你这红酒混蛋……下次再乱碰我就杀了你……。”已经被酒精作用折磨得开始要变成一滩的亚瑟嘴里还迷迷糊糊地说着那些恶毒的话企图使正在试图给他身体用毛巾慢慢擦拭的弗朗西斯停手,恰到好处的温柔和不时的肌肤相触使得亚瑟的体温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更高了一些。经过刚才在酒吧的一番折腾之后,亚瑟的体力和意识似乎都退减了不少,想要索取一些东西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断膨胀直到他作出了自己都不太敢相信的举动。

双臂了勾住对方的脖子主动将双唇贴上,舌头钻入人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口,虽然技术显得比对方来的青涩许多却仍带着丝毫没有减退的热度。毛巾早已因为弗朗西斯的过于惊讶而掉在了地上,意识到对方的过于主动后没有犹豫就和对方唇齿交融。噢老天,不得不说口腔内充斥了酒精的味道真不怎么样,不过将对象换作自己的恋人来看或许还不算坏——天知道他是多么不容易才会换来对方的一次主动。
“事后可不许后悔,我亲爱的。”一如既往魅惑的音节与色情的字眼将本就已经沉醉于此的亚瑟拽入更深的深渊,迎来更加剧烈的运动。

我不会肉你们不要打我就行x文笔渣。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