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U

一條🐟。

【友卯】改编小段子

在难得没有命案要查的一个早晨,丁卯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他迷迷糊糊起身眯着眼睛找了半天才找到响了好久的电话,清了清嗓子脑袋里一秒钟迅速转过好几个应对方案:如果是商会打来的,声音要沉稳清醒;如果是胡叔就要富有活力,如果是朋友的电话可以按照肖兰兰顾影王美仁等等用不同方式表达自己想睡觉的诉求。


他喂了一声,发现是郭得友。


……
…………
………………



太好了,丁卯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嗨嗨!二位哥!注意一下表情管理!

【江苏】儿童节🎉

儿童节快乐的小甜饼!画风比平常幼稚很多很多……
-



小童星们呼啦一堆围成一圈绕着江导喊叔叔,要求发放儿童节礼物。江洋就象征性地拦了一下要上来的助理,叫人去拿车里备好的糖果来。


小孩子们吧唧吧唧地啃着糖果,江洋趁着工作人员都放饭,又把他们都揽到一块来,叫外卖请了一顿开心乐园餐。


孩子们高兴得不行,吃得嘴上都是炸鸡屑屑,还跟江洋说谢谢。


江洋拿着纸巾异常耐心地给每个孩子又擦过嘴巴,接着问:叔叔给你们吃糖,请你们吃麦当当,要不要帮叔叔一个忙?


一个个小娃娃几秒钟就被收买,齐齐喊道:好!


……
…………
………………


一个大五个小,齐溜溜一串儿人,大导演带着小朋友,开溜。


一路串剧组到隔壁现代偶像剧,江洋又逮着空给他们进行任务布置。


“一会儿你和你站最左最右拿气球,你站中间说台词,两侧的拉那个小礼花,知道了没有?”


小朋友们认真听讲,齐齐点头。


这边苏星宇还在享受现代剧组的惬意——毕竟,偷来的下午茶时间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他边捧了杯助理给送来的草莓奶油星冰乐嘬着,另只手还乐得自在地上下左右乱划,消掉一个个连成联的动物头像。


小朋友一个个准备好道具排上队,猫着腰偷偷靠近。


“砰!”
“啪!!”
“星宇哥哥!儿童节快乐——!”


苏星宇给两声小礼花炸得不轻,game over都没反应过来。小豆丁见状以为苏星宇太过惊喜,变本加厉地扒到他耳边,用软软糯糯的童音说:


“星宇葛格,江霸霸说在那里等你啦。”

介绍一对拉郎!但是光用手机p色调拉不到一起去π_π所以就不放图了!小图也不要存 安探长的图是以前从别的图博存的 目前就是自娱自乐一下(虽然也不会有人存吧这个...

关于直播

“我和伟霆关系很好呀”
“粤语 粤语我会说一点”

呜呜呜呜呜呜暴风哭泣!!
我觉得就这几句话的糖我可能能磕一年😭

“佛爷!这扣儿怎么扣的呀?”“老八,这褂子落了一股香堂的味道。”“威廉哥,怎么你看着挺精瘦的,衣服穿着还大了?”“Hanson——窝穿你的差不多正好沃!还有一股香香的味道?”“只是洗衣液的味道而已……”

戒欲戒色戒手機:

一八等茗之男友外套(・ิω・ิ)

傻白甜慫萌八,鐵漢柔情寵溺佛

我茗美如畫,五歲白牙精

覺得穿著對方的衣服感受對方的氣味既甜蜜又色情


依舊求評論聊天(^_-)-☆



🐰💕🐻

一个日常。粤语按自己理解来的,如有错误请各位大佬们指出……

威廉在Hanson背后抱他,悄摸摸地喊了一声阿俊,然后说:我想你喇。

Hanson一副从容的样子,低着头将手里书本翻过一页,语气和平常一样温柔平淡:那怎么办呀?

威廉伸手覆住Hanson的手背,脑袋一歪枕在Hanson的肩膀上,知道这位先生温柔或许舍不得拒绝,便故意用好听的港音说:噉你畀我亲一下嘛。

Hanson是经常败在威廉的手下,这一次也不例外,和平常一样纵容着这位陈先生。

威廉像个大孩子一样,还故意说了一声:我过来喇。

之后的kiss很温柔,两情相悦水到渠成的感觉。

威廉仍然抱着他的Hanson,满足之后唇角的笑就更加藏不住了,酒窝里盛着无比的欣喜,一口的大白牙活脱脱一个牙齿精。

他话:Hanson,点解叫我咁钟意啊你?

在一起久了,Hanson也学了他几分小聪明。他笑弯了眼,小虎牙藏在唇间影影绰绰的模样,答:因为巨蟹和天蝎本来就很合适啊?

威廉被说得瞪大眼睛,眨巴两下后愣了一会,后来更加激动了,原本环在Hanson腰间的手这下紧紧拥着他,几乎是叫人不明所以地感叹:……Hanson!你系唔系angel嚟嘅?!

感受一下自拍角度

仔细想想从初遇开始写真是太折磨我自己了,毕竟在我早上刷牙的时候我就已经脑补了他们第一次上床,再到后来见家长,还有为了讨好老丈人准备房产,以及中间各种小日常……

但是现实给了我大大一巴掌,告诉我:

别说谈恋爱了,他们都还没有好上耶!

啊 好痛苦TT

【勇炮】从北京到香港

标题嘛……一如既往地继承我的乱起名风格。
从初遇开始,写一写我想的他们之间可能发生的有趣的小故事。
单数段落长,双数段落短。
时间轴不同。
——————


01.
薛可勇和张晓波是在北京认识的。

薛可勇跑业务拉单子,找人找到胡同里,骑着自行车歪七扭八瞎拐弯,迷路。

张晓波大早上出来喂鸟儿,镊子夹了鸟食儿逗着门口那八哥教它讲话,乐呵。

薛可勇这是第三次路过这喂鸟的小伙子跟前了,左拐右拐都出不去,终于忍不住了,一口普通话有点夹生:

“你知不知道介……咳,这个地方怎么出去的?”

张晓波目击这个外乡人第三次经过自己面前了,头一回就等他问路,现在终于听见他开口,有点儿忍不住笑:

“哎,你哪儿人啊?”

薛可勇看见张晓波笑,以为他在笑自己不认路,或者笑自己的港普,总之一个气,脚一蹬又踩着自行车走了。

当然,没过十分钟,薛可勇依旧吭哧吭哧迷了回来。


02.
后来张晓波知道薛可勇是港仔,薛可勇也套到了出胡同的路。

具体方式不计。


03.
第二次见是薛可勇在北京捞到了大单,请当时一组的哥们儿喝酒,约的地儿恰好就在聚义厅。

薛可勇打一开始挺嫌弃这地方的,因为它装潢不像港城那儿的夜酒吧,巨乳翘臀蹦迪的美女也少。

哥们儿解释,说这地方特有北京味,到个新的地方总得找点特色。

薛可勇喝大了,说,乜特色嘢?靓女老板都冇啊!

当时张晓波离他们那桌没多远,当晚薛可勇的单车外胎就漏气儿了。

隔了没几天,张晓波出门遛弯儿偶遇薛可勇。

张晓波记着他的脸,两手插兜一咧笑,明知故问:

“嘿,挺巧啊。今儿怎么腿儿着来的?”

薛可勇天天跑业务,见过的人脸太多,一个个记不大过来,靠着张晓波那件深绿色的大衣才隐隐约约想起来。他想了想琢磨那话里的意思,猜了个七七八八后很诚实地说:

“能骑单车也不会不骑啊,车胎扎破了。”

张晓波揣在兜里的手攥成拳头,指甲扎到肉了才忍住笑。


04.
后来薛可勇跟张晓波翻了旧帐才知道,那是他炮儿亲手扎漏气的。

真实原因不详。


05.
在北京出差的那段日子里,薛可勇爱上了张晓波……

的聚义厅附近那块地儿的烧烤摊。

薛可勇几乎是跑完单子后每日必去,连烧烤摊老板都认得他那张脸了。

有回薛可勇和同事去,两个人喝大了一个,结果一个发酒疯另一个也站不稳,互相搀着走吧,磕磕绊绊,钱包掉了。

薛可勇挺急的,里边几张钞票是没什么,主要是证件和夹层里放的旧照片——一个办起来麻烦,一个压根就没法儿再复刻了。

他一大早套了个运动衫一身便装就跑了出去,到地方才想起来摊子是夜市,这七八点上哪儿找人去。

结果张晓波又在了。

他看着薛可勇那一身他没见过的装扮觉着有点儿新奇,过会儿才隔着几米远喊了声哎,掏掏口袋,一把把那个黑色的皮夹抛了过去。

薛可勇只当是张晓波捡到的,说了声谢谢,末了才注意,他还不知道人叫什么名字。薛可勇翻了几下钱包,抬头就冲着转身要回去的张晓波大喊:

“薛可勇!”

张晓波两手依旧揣兜里,脚步一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侧着身子回头一咧笑,提高音量有些孩子气地回:

“张晓波!”

当天晚上烧烤摊老板娘给薛可勇端来烤茄子的时候顺口一说,说她昨天捡到了他掉在桌子旁边的钱包,由于早上来不了,又猜薛可勇要急着找,就把钱包给了聚义厅的小老板,嘱咐他早上如果有个人来,就把钱包给他。

薛可勇用嘴和牙撸下手中签子上的一串肉,嚼吧嚼吧说,小老板没看见,倒有个叫张晓波的养鸟的,是他给的。

老板娘咯咯笑了,说,那就是聚义厅的小老板呀!

薛可勇一愣,突然想到上次喝大了在聚义厅里说的话,和他破掉的自行车胎。


06.
后来薛可勇想起这事儿就跟张晓波提,说他当年活脱脱像个傻逼;张晓波呵呵甩给他一个笑,然后在心里腹诽。

现在也像。